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掃一掃,關注我們

行業資訊
首頁>行業資訊>行業聚焦>我國形成區域創新梯次聯動新格局

我國形成區域創新梯次聯動新格局

發布時間:2019-04-03來源:科技日報作者:

我國區域創新已經形成梯次聯動新格局,發展還在加速。數據顯示,目前,已有17家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和156家國家高新區成為區域創新發展的核心載體和重要引擎,研發投入全國占比超過44.3%。
我國形成區域創新梯次聯動新格局

        我國區域創新已經形成梯次聯動新格局,發展還在加速。數據顯示,目前,已有17家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和156家國家高新區成為區域創新發展的核心載體和重要引擎,研發投入全國占比超過44.3%。北京中關村、武漢東湖、上海張江、廣東深圳等國家自創區對所在地區GDP增長貢獻率超過20%,成為創新發展“領頭雁”。
        隨著《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的正式發布,我國還將加快北京、上海科技創新中心和粵港澳大灣區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建設,以點帶面,健全梯次聯動的區域創新布局,培育創新增長點、增長帶、增長極。

        創新客觀存在區域梯次差異

        近年來,全國各地都在推進梯次聯動區域創新。首都科技發展戰略研究院戰略研究部主任張亮亮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專訪時說,梯次聯動區域創新是利用創新擴散梯次推移的規律,通過科技創新政策體系的頂層設計和戰略布局,強化區域創新中心的輻射效應,促進區域創新聯動協同,提升國家創新體系的整體效能。
        創新活動的空間分布在客觀上存在區域梯次差異,無論是發達地區還是欠發達地區,沿海還是內地,都不會是均衡發展的。事實上,即使處在同一區域,技術創新的擴散不存在任何障礙,也會由于企業、高校等各個創新主體在區位條件、創新資源和創新能力等方面的差異,形成創新梯次分布格局。張亮亮認為,可以利用這種梯次特征及規律,充分發揮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國家高新區、省級高新區的作用,因地制宜發展側重不同功能的創新型城市,形成創新增長極,帶動培育創新型城市群和創新增長帶。
        從發展情況看,東部地區領跑科技創新發展,北京和上海兩大科技創新中心的建設成效初步顯現。“我們的研究顯示,我國城市群的科技創新發展水平呈現典型的層級分化特征,第一梯隊是粵港澳、長三角、京津冀等創新驅動型城市群,科技創新發展指數均大幅高于其他城市群;第二梯隊是以山東半島為代表的創新成長型城市群,第三梯隊是成渝城市群等創新追趕型城市群,對中西部地區的創新輻射引領日益凸顯,我國已初步形成梯次聯動的區域創新布局。”張亮亮說。

        打造多個世界級創新城市群

        我國目前正處在建設創新型國家的關鍵時期,如何在新時代、新起點上大力推進城市和城市群創新發展,打造若干世界級創新型城市群、構建協同創新高地成為未來進入創新型國家前列、建設世界科技強國進程中的一大重要議題。
        張亮亮表示,隨著城市群的發展,人口與產業的集聚轉移速度加快,創新將加速梯次擴散,粵港澳大灣區瞄準世界科技和產業發展前沿,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將對上述目標產生巨大推動作用。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提到,要推進“廣州—深圳—香港—澳門”科技創新走廊的建設。對此,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羅文表示,打造國際科技創新中心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最有共識、最具優勢的地方。通過科創中心的建設,將加快實現科技創新與實體經濟、現代金融和人力資源的深度融合,推動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這三個經濟總量占全國近四成的超級城市群,建設為創新型經濟體。香港、澳門與世界主要國家和地區都建立了廣泛的創新聯系,通過共建科創中心,也將吸引全球高層次創新人才、企業和科研機構到大灣區集聚,推動大灣區企業、技術、標準走出去,深度融入全球創新網絡。
        而“長三角創新圈”創新空間布局將圍繞“一圈一核三城多點”。“一圈”指依托滬寧合、合杭高速鐵路、G42 G50 G60高速公路、長江中下游航道、區間航空航線等立體交通體系,通過沿線城市創新要素交流融合、緊密合作形成的互利共贏、共同發展的創業生態圈;“一核”指上海科技創新中心和綜合性科學中心的龍頭核心;“三城”即南京、杭州、合肥等三個區域雙創中心城市的輻射聯動;“多點”圈內更多城市,打造世界有影響力的綜合性科創中心城市群、國家自主可控產業策源地和全國區域協同創新和發展示范區。
        企業和金融界也紛紛加入推進國家梯次聯動區域創新的行列。中國平安告訴科技日報記者,“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和“國際金融樞紐”的建設,正是他們近年來所重點投入的工作。2017年,平安集團與廣東省政府共同發起成立規模1500億元的“廣東平安發展基金”,用于投資粵港澳大灣區范圍內的大型基礎設施,包括智慧城市建設、高快速鐵路、城際鐵路、機場等。平安信托還協助推動集團與深圳市政府簽約總面積31.9平方公里的深圳國際生物谷項目,助力深圳建設成為國際領先的生物科技創新中心、全球知名的生物產業聚集基地等。

        做好頂層設計提升營商環境

        在今年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上海市科學技術委員會主任張全說,我國在建設多個科創中心過程中,還應繼續完善以國家實驗室為引領的創新基地布局,主導發起和參與國際大科學計劃和工程,激發科研人員科技創新意識,進一步提升創新源頭供給能力。
        張亮亮則表示,創新型城市、創新型城市群作為科技創新的主陣地與創新增長極,對建設創新型國家意義重大。建議做好政策體系的設計引導,充分發揮市場化機制的積極作用,以創新型人才為中心,全面優化創新生態和創新服務,加強城市創新合作機制建設,構建開放高效的創新資源共享網絡。而北京的“三城一區”、G60科創走廊都是極佳的案例。
        “還應積極提升創新低梯次地區的營商環境和創新服務水平,增強其引進技術消化吸收和轉化創新能力,打造區域創新中心的科技成果推廣應用及產業化基地,構建區域協同創新體系。”張亮亮說,目前部分城市群內城市聯系較為松散,尚未體現出協同創新效應,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區域創新中心的創新成果更易于向梯次相近的城市擴散,如果梯次差距過大,即使在地理上鄰近,也難以形成區域協同創新共同體。
        實施緊湊化、集約化的城市發展模式不僅有利于提升城市分工水平,獲得集聚經濟,同時對區域創新協同發展能力的提升也極為重要。張亮亮強調,經濟集聚伴隨的人才、技術等創新要素大量聚集是創新發達區域的主要優勢所在,城市間聯系越緊密,城市群的創新集聚與擴散效應越強。
480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球探球探网足球手机 昆山游戏大厅百搭麻将 贵州11选5 月球探险 7星彩 下载黑龙江十一选5 广西快乐十分 竞彩足球比分 云南11选5 福彩快3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