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掃一掃,關注我們

院內動態
首頁>院內動態>學術活動>雄筆畫藍圖,群賢論灣區——我院舉辦《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交流活動

雄筆畫藍圖,群賢論灣區——我院舉辦《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交流活動

發布時間:2019-02-27來源:總工程師室作者:周偉逸

2月18日,中共中央、國務院正式公布《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全文,引起社會廣泛關注。2月21日,我院舉行《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交流活動,邀請多位同事從不同角度解讀《綱要》。交流活動由馬向明總工程師主持,全院共200余位技術人員參加交流。以下是各位同事的主要觀點整理,供學習交流使用。

雄筆畫藍圖,群賢論灣區

——我院舉辦《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交流活動


        2月18日,中共中央、國務院正式公布《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全文,引起社會廣泛關注。2月21日,我院舉行《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交流活動,邀請多位同事從不同角度解讀《綱要》。交流活動由馬向明總工程師主持,全院共200余位技術人員參加交流。

        以下是各位同事的主要觀點整理,供學習交流使用。


交流現場

        王磊:《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兩稿差異解讀

規劃三所王磊

        規劃三所的王磊通過對比2018年7月的《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征求意見稿)》和正式發布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兩者的差異,提煉出“定制”、“誠意”、“務實”、“生態”、“認同”等五大關鍵詞。
        王磊表示,“定制”是指《綱要》聚焦港澳議題,凸顯對港澳的關注;篇幅從3.6萬字刪減至2.7萬字,體現了《綱要》的綱領性;調整前海、南沙的表述順序,更突出作為深港合作基礎的前海地區的重要性。
        “誠意”是指《綱要》從征求意見稿的愿景式規劃更多地變為協商式規劃,強調“支持”而不是“打造”;減少了一些體制化表述,意在尋求香港方面更多的認同;更強調“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依法辦事的方針,突出給予香港充分自治權;提及港澳的詞頻大幅增加,提及珠三角九市的詞頻有所下降,再度凸顯香港的中心地位。
        “務實”是指《綱要》聚焦科創產業,調整產業表述順序,細化產業類型和內容;關注港澳人士在內地的學習、就業、創業、生活等方方面面,體現以人為本的理念;點出更多創新創業合作事項和措施;補充港澳與廣東在社會保障領域的合作內容,包括職業資格互認、養老服務合作等方面。
        “生態”是指《綱要》關于“生態”的內容從節到章,對生態文明進行專章論述,重視程度大幅提高;內容更加飽滿,刪除珠三角的體系性內容,強調底線管控和底線控制,大篇幅增加關于創新綠色低碳發展模式的具體舉措。
        “認同”是指《綱要》對文化表述更為具體:增加嶺南文化、孫中山文化、華僑華人文化等具體表述;更加注重對成長一代的關注,注重交往交流、交心交融,注重愛國教育、憲法和基本法、國家歷史、民族文化的宣傳教育。

        劉沛:雄安新區、粵港澳大灣區、長三角城鎮群三大規劃綱要對比簡析

規劃一所劉沛

        規劃一所的劉沛通過對比《河北雄安新區規劃綱要》、《長江三角洲城市群發展規劃》、《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等三大規劃綱要的異同,分享了閱讀三本規劃全文后的幾點感悟。
        劉沛認為,在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三個關稅區、三種獨立的貨幣的背景下,粵港澳大灣區有四個發展理念:合作發展、單向給惠、包容發展、可持續發展。單向給惠,是內地為港澳創造空間、創造機會,讓港澳融入到祖國發展的洪流里來。
        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是協作發展、合作發展,是聯手互補、相互促進,不是非你即我的排他式發展。《綱要》關注的重點,并只不局限于每個城市具體的功能、具體的定位、具體的產業分布,而是強調區域的協作。
        區域發展的重點是跨區域協調發展,目的是實現從行政區主導的發展模式到功能區主導的發展模式的轉變。在粵港澳大灣區,這種發展模式必須調整,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推動區域從自然區域連接體到經濟共同體再到社會共同體的轉變。

        肖宇:共建粵港澳合作發展平臺——合作導向下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文本解讀

城市發展研究中心肖宇

        城市發展研究中心的肖宇從合作導向的角度出發,通過“解讀背景”、“解讀分工”、“解讀合作”等三個方面,著重分析了《綱要》中的“規劃背景”、“空間布局”、“建設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加快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建設宜居宜業宜游的優質生活圈”、“共建粵港澳合作發展平臺”等重點內容。
        肖宇認為,從背景上看,《綱要》的前言提到“讓港澳同胞同祖國人民共擔民族復興的歷史責任、共享祖國繁榮富強的偉大榮光”,是一份富有感染力的前言,是在歷史的長河中對“一國兩制”偉大實踐的積極回應。全面深化改革取得重大突破,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水平明顯提高,也為創新大灣區合作發展體制機制、破解合作發展中的突出問題提供了新契機。
        從分工上看,《綱要》提到香港要鞏固和提升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和國際航空樞紐地位;澳門要建設世界旅游休閑中心、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臺;廣州要充分發揮國家中心城市和綜合性門戶城市引領作用;深圳要發揮作為經濟特區、全國性經濟中心城市和國家創新型城市的引領作用。而“建設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加快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建設宜居宜業宜游的優質生活圈”等章節內容,則是促進大灣區發展、實現美好愿景的具體舉措。
        從合作上看,《綱要》強調要“共建粵港澳合作發展平臺”,加快推進深圳前海、廣州南沙、珠海橫琴等重大平臺開發建設,支持落馬洲河套港深創新及科技園和毗鄰的深方科創園區建設,支持佛山南海地區、江門大廣海灣經濟區、江門銀湖灣濱海地區、東莞濱海灣地區等地與港澳的交流合作,聯動香港構建開放型、創新型產業體系,加快邁向全球價值鏈高端,讓人充滿想象空間。

        丁鎮琴:創新的合作機制帶來的影響

政策研究中心研究部丁鎮琴

        政策研究中心研究部的丁鎮琴通過分析城市開發的一般融資模式、土地開發融資的新方式、區域協同發展的政策工具等方面,探討《綱要》提出聯合開發機構與發展基金這一創新性的合作機制可能會帶來的影響。
        丁鎮琴認為,為做好頂層設計、推進規劃實施,《綱要》創新性地提出了支持粵港澳三地按照市場化原則,探索成立聯合投資開發機構和發展基金,共同參與大灣區建設。
        聯合開發機構和發展基金如果得以建立與推廣,將成為粵港澳協同發展的重要政策工具,拓寬地區開發建設的融資模式,為地區重大基礎設施和合作平臺的開發建設提供資金保障,更進一步發揮市場對區域資源配置的作用。由三地政府共同參與建設,也將提升設施、重大平臺開發建設以及各項服務的標準與品質。
        與此同時,加入港澳參與建設,必將對國內的規劃設計提出更高的要求,內地現行的規劃設計標準、乃至規劃建設審批等制度,都需要找到合適的應對之策。

        邢谷銳:《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相關比較分析

規劃五所邢谷銳

        規劃五所的邢谷銳從橫向和縱向兩個角度,把《綱要》與近期國家級區域規劃以及08版珠綱要作對比,作出“格局之勢”、“十年之變”以及“趨勢之路”的解讀。
        邢谷銳表示,從橫向比較看,雄安新區集中體現為“安全”,更注重生態修復建設和安全優質的公用體系保障,著眼于打造新時期土地利用和城市建設的全國樣板;長三角城市群集中體現為“協同(一體化)”,更關注不同省市地區間的一體化發展和資源環境的共同保護及利用;粵港澳大灣區集中體現為“合作”,加強粵港澳間的平臺合作,促進互聯互通互動,提高發展質量,提升大灣區的國際競爭力。三大區域均提出以創新發展作為最為主要的驅動力 。
        從縱向比較看,與《08版珠三角發展規劃綱要》相比,在熱詞變化上,“建設、創新、合作、國際、產業、文化、經濟”是永恒的主題,但08版規劃強調基礎設施建設與城鄉體制改革,新《綱要》強調區域分工與協作;在重點城市變化上,由于大灣區視角的更具廣泛性和戰略性,新《綱要》港澳出現頻數劇增,珠三角城市位序基本不變;在規劃內容變化上,定位、產業、基礎設施等八大主題依舊,但發展重點更明確。
        對于未來的趨勢,需要重點關注優質生活圈建設、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創新平臺構建這三方面。粵港澳大灣區是一種天然的空間臨近關系,但涉及到“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三個關稅區、四個核心城市”的復雜格局關系,要實現真正意義上的關系臨近,需要破除在社會、經濟、文化和管理等方面的障礙,政府和市場兩個層面需要不斷合力創新,才能夠更好解決區域的共榮共治共享問題。

        鄧力凡:數讀《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

大數據中心鄧力凡

        大數據中心的鄧力凡通過分析海量數據,對比三大區域規劃綱要的網絡熱度,分析大灣區各地市的戰略定位,展現各界媒體對《綱要》的相關報道數據。
        鄧力凡表示,從網絡熱度比較上看,2015年《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出臺,相關新聞頭條是在政策出臺期達到頂峰,數值為12000;2016年《長江經濟帶發展規劃綱要》出臺,相關新聞頭條是在政策遐想期(2014年9月26日《關于依托黃金水道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的指導意見》出臺)達到頂峰,數值為5130;2019年《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出臺,截止目前,相關新聞頭條的出現頂峰為政策出臺期,數值為2500+,并在不斷上升中。
        從地名出現頻率上看,在“建設國際科技創新中心”、“構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現代產業體系”、“建設宜居宜業宜游的優質生活圈”等章節中,港澳出現的頻率都是最多;在“共建粵港澳合作發展平臺”的章節中,澳門出現的頻率比香港還更多;只有在“加快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的章節中,廣深港澳的出現頻率大致相當。
        從媒體報道數據上看,在《綱要》出臺的兩天時間內,僅統計網絡新聞來源,相關文章數已有1877篇,發布數達到3334次,最高轉載量為260次;解讀《綱要》的微信公眾號達到3139個,最高發布數為10次,其中以金融、房地產、科技研究與服務等行業及公共管理和社會組織為主。

        馬向明:《綱要》提出“善用‘兩制’之利”的意義


馬向明總工程師

        馬向明總工程師總結表示: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公布后,社會各方反應十分熱烈,從各個角度進行的評述已很多。在這個數據說話的時代,如果對26000多字的《綱要》進行城市地名搜索,《綱要》提及香港102次,澳門90次,廣州41次,深圳39次,從城市名詞的量級差異中看出,這是個側重于港澳議題的規劃。
        回顧區域歷史,珠三角的發展是與港澳密切相關的。珠三角能夠成為世界制造業基地,與港澳,特別是香港的作用是密切關聯的。但是,近年來經濟增長的背景下,粵港澳三地的聯系反而出現疏遠的跡象,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在“一國兩制”之下,香港這個龍頭城市一直在國內決策體系之外,使得香港對珠三角的區域帶動作用受限。
        因此,《綱要》的原則提出,把堅持“一國”原則和尊重“兩制”差異有機結合起來,堅守“一國”之本,善用“兩制”之利,促進粵港澳優勢互補,實現共同發展。
        在大灣區概念之下,港澳兩個龍頭城市歷史上第一次進入到國家發展決策體系,這極大地提升了粵港澳三地參與全球競爭的實力和當量。三地合作可以在全球競爭中處于更有利的位置,擁有更好的發展空間,相應地在國家的開放與發展過程中也會起到更大的作用,這對于三地、對于國家都是有利的。
        從珠三角規劃到粵港澳大灣區規劃,最大的意義是破解“一國兩制”在過去的運行在區域發展中存在的不便,通過國家層面的頂層設計開創性地釋放出“兩制”之利。


        最后,馬總對參與交流的各位同事表示感謝。至此,本次《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交流活動正式結束。雄筆畫藍圖,群賢論灣區,各位發言同事從不同角度解讀《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為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貢獻了自己的智慧,發出了屬于省規劃院的聲音。

1556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北单比分直播360山 竞彩比分直播老版 电竞比分网 麻将新手详细教学 吉林十一选五 湖北快三走势图带线连 云南十一选五 最新版的百赢棋牌 即时比分90vs即时比分 足球直播2019